酿成了酒也是一样有药效的不过肯定是要比那些

作者: admin 分类: 游艇会娱乐平台登录 发布时间: 2018-12-16 20:31
 极致,而且竟然无视楚休的护体真气,直接刺入楚休的檀中穴当中!
 
    不过还没等张楚寒松一口气,他便见楚休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影响一般,手中血芒一闪,瞬息之间,他的眼前便已经是一片血红之色,下一刻他便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鲜血犹如泉涌,那赫然就是他自己的尸体!
 
    楚休从自己的檀中穴当中拔出了一根金针来,端详了一下扔在了地上,淡淡道:“千机门的暗器?的确是要比唐家堡的暗器精致许多。”
 
    张碧宁似乎是被自己表哥的死给吓傻了,但此时她却是在心中大喊着,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怪物!
 
    他们张家虽然是小世家,但也是有几分家底在的,方才张楚寒拿出的那千机门的暗器就是便是他们张家的底牌之一,哪怕是五气朝元境高手的罡气都挡不住这一枚小小的金针,被刺入要害大穴肯定要被重创。
 
    结果楚休被刺入了檀中穴,他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还是人吗?难道他的经脉穴位都是偏的?
 
    张碧宁猜测的没错,楚休的穴道还当真是偏的。
 
    天移地转大移穴法虽然只是辅佐作用,但在对付那种专门攻人穴道的指法或者是那种阴损的暗器时,作用却是要比任何武功都大。
 
    “行了,别耍小聪明了,我应该送你们上路了。”
 
    那四名张家的护卫面色骤然一变,不过没等他们动手,迎接他们的便是那犹如绯红细雨一般的强大刀罡!
 
    一瞬间整个客栈都被鲜血所铺满,这些连外罡境都不到的武者想要抵挡楚休一刀都是奢侈。
 
    楚休身后的张碧宁好像是吓傻了一般,不过等楚休还没有回头的时候,张碧宁的手中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漆黑色的匕首,就连锋刃也都是漆黑之色,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刺来!
 
    这柄匕首之上附带着产自巴蜀苗疆的蛊毒,而是还是十余种剧毒的蛊毒融合在一起的那种,十分的阴邪诡异,别说楚休是外罡境,哪怕他是五气朝元境,被这匕首划出了一道血痕都会不好受的。
 
    最重要的是张碧宁出手时的气势,没有丝毫的张扬,下手奇快无比,甚至就连匕首划过空气时的振动都被她的掌控力所抵消。
 
    虽然在楚休这种已经达到了外罡境的武者看来没什么,但是对于先天境界的武者来说,这张碧宁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是张碧宁的那一击却是连楚休的护体罡气都没有刺破,修炼了天浊地沌大混元功之后,楚休一身罡气的凝实程度简直超乎了张碧宁的想象,匕首仿佛陷入了沼泽当中一般,距离楚休身前只有三寸,便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但楚休回过头去,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张小姐这实力不错嘛,这可不像是你自己说的那般,你只是一个弱女子。
 
    就凭你现在这实力,就连你那痴情的表哥可都比不上。”
 
    张碧宁手中的匕首‘哐啷’一声掉在地上,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大喊道:“求求你了公子,不要杀我!张家已经没了,奴家愿意为公子你做牛做马,还请公子你饶我一命!”
 
    楚休摇摇头道:“做牛做马?说的倒是很诱人,可惜越是漂亮的女人便越是会骗人,所以我,不相信!”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掌轰出,强大的掌力直接便震碎了张碧宁的心脉。
 
    张碧宁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似乎她也没想到,楚休竟然就这么杀了他,不带丝毫犹豫的将她一掌拍死。
 
    其他在远处眺望的武者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能依稀看到楚休忽然暴起,接连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杀了,特别是最后楚休竟然把张碧宁也给杀了,这让他们都纷纷暗自里唾弃着楚休。
 
    这么漂亮的女人这厮竟然说杀就杀,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简直禽兽不如啊。
 
    不过随后众人也是心中一冷,这人的杀性也未免太重了一些,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客栈内便死了十几号人,看的他们都心中发寒,甚至都不敢再看下去了,连忙转身便走。
 
    在江湖上真正让人害怕的人物不是之前那给楚休让位置的汉子那般相貌凶神恶煞的,而是像楚休这种,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却能面不改色的杀你全家。
 
    在这种人的眼里,没有所谓男女,也没有所谓的漂亮和丑陋,只要他动了杀心,那眼前便只有活人和死人这么简单。
 
    此时客栈内,楚休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桌子上,直接转身离去。
 
    他在这里杀了这么多的人,估计那客栈老板都有阴影了,肯定是不敢在这里开店了,这锭金子便当作是补偿了。
 
    其实楚休倒也没有像外边围观的那帮人想的那样丧心病狂,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女都说愿意当牛做马了,结果他说杀就杀。
 
    这张碧宁年纪轻轻便有先天境界的修为,看实力甚至不输于她那个表哥,可是要比男子更强,而且城府也够深沉,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是张楚寒那种白痴能够驾驭的,楚休倒是没想拿她暖床,当个手下倒也不错,在某些时候,女人的杀伤力可是要比男人更大。
 
    只不过城府深不是错,张碧宁错就错在小算计太多,而且还看不清自己,有些过于不安稳了。
 
    她竟然还敢在楚休面前飚演技,耍心机,殊不知玩这一套,楚休还没输过谁。
 
    ……………………
 
    长林郡济州府的官路外,楚休行走在路旁,一路望过去,来往济州府的武者简直数不胜数。
 
    镜湖山庄所在的地方便在济州府外,一座清澈碧绿的大湖,镜湖旁边,所以才会起名为镜湖山庄。
 
    此时神兵大会还没有开始,所以镜湖山庄暂时不接待来客,想要参加神兵大会的武者或者是来看热闹的便都云集在济州府内。
 
    长林郡乃是东齐的中央大郡,济州府则是长林郡的中心,之前便繁华无比,现在因为神兵大会的召开则是更显武道昌盛。
 
    当然对于济州府本地的那些势力来说,他们却是有些苦不堪言,甚至在心中暗骂藏剑山庄和莫家的人。
 
    之前他们在济州府可是地头蛇,过江龙来了也是要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结果现在倒好,来往的要么就是年轻的龙虎榜俊杰,要么就是各大派的精英弟子,或者是一些草莽出身的江湖豪杰,这些人无论是实力还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可都不是济州府的地头蛇能惹得起的,所以这段时间他们可是装孙子装的够彻底的,简直就是小心翼翼,谁都不敢去招惹。
 
    楚休跟随着人流踏入济州府内,抬眼望去简直遍地都是武者,而且还非常年轻。
 
    一般在二十岁左右踏入先天的在江湖上便已经算是年轻一代的俊杰了,但此时在济州府内,二十岁左右的先天武者却是比比皆是。
 
    就在这时,一名三十多岁,身材干瘦的武者挤开人群,来到楚休身前,拱拱手道:“这位公子可需要向导?神兵大会还有接近一个月才会召开,这么长时间在这里枯等岂不是很不去?
 
    正好这段时间公子可以在这济州府内好好游玩一番,在下李不三,一辈子都在这济州府内厮混,别的不敢说,但对于济州府以及长林郡可是熟悉的很,银钱方面都好说,公子看着给便是。”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济州府
 
    楚休用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着那李不三,疑惑问道:“来往这么多的江湖人,你为何偏偏找上我?你怎么就知道我能付得起你银钱?你就不怕我是那些穷苦的散修武者?”
 
    李不三嘿嘿笑道:“在下干这一行靠的就是这双眼睛,招子不放亮点怎么成?
 
    那些锦衣华服的世家公子多半有着下人侍候陪伴,用不到在下这种人来当向导。
 
    公子您虽然乍看上去不像是那些世家大族或者是大门大派出身的武者,但我敢肯定,您一定不是寻常散修武者。
 
    寻常散修武者在看到济州府内云集了这么多的高手和年轻俊杰,定然会心中发虚,任凭谁看到这么多远超自己的年轻俊杰都会没有自信的。
 
    但公子您的目光却是俾睨全场,显然没将这济州府内的人放在眼中,有着绝对的自信。”
 
    楚休摸了摸鼻子,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目光这般显眼,竟然会有种‘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这样的目光?
 
    “还有呢?你就凭这点便认定我是不是寻常散修?”
 
    李不三嘿嘿笑道:“当然不止这一点,这位公子你腰间的长刀虽然看不到刀身,但刀柄上所镶嵌乃是产自东海的红岩水晶,价值可是比紫金都贵,刀柄都这么贵重了,更别说刀身了。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我能确定您的身份,虽然您不是大世家大宗门出身,但既然能被关中刑堂派来参加神兵大会,定然不是凡俗人物。”
 
    楚休这一次可是真诧异了,他疑惑道:“你竟然也知道关中刑堂?”
 
    在关中之地关中刑堂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但出了关中楚休才知道关中刑堂究竟有多低调。
 
    其他宗门世家的弟子需要出来闯荡江湖,但关中刑堂却不需要,只要守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便足够了。
 
    所以大部分的江湖人只是听说过关中刑堂,但却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关中刑堂的人。
 
    唯一对关中刑堂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朝廷的人或者是那些大派和大世家中人了。
 
    关中刑堂在断案和探查痕迹之上独树一帜,朝廷和个大武林势力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地方,便会请关中刑堂出手探查,这些人跟关中刑堂接触的还能多一些,其他人嘛,除了亲自去过关中的,剩下的几乎没可能跟关中刑堂有过接触。
 
    李不三笑道:“之前在下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商队护卫,跟着东齐的商队去过关中,也见过关中刑堂江湖捕头们的威风。”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扔给了那李不三一锭紫金,差不多有十两之多。
 
    “行了,那你就先跟着我吧,给我介绍一下这济州府有那些好地方。”
 
    接过紫金,李不三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喜色,这位大人果然是大方的很,出手竟然都不是寻常的金银,而是紫金。
 
    李不三收起紫金,连忙道:“济州府乃是我长林郡的中心地带,好地方自然是不少的,不过以公子您的实力和身份多半是看不上的,所以这真正的好地方只有三个。
 
    其中一个乃是莫家兵器店,别看名字听着寻常,但却是有不少人乃是冲着这座兵器店而来的。”
 
    楚休诧异道:“这兵器店乃是镜湖山庄莫家开的?”
 
    李不三赞叹了一声道:“公子果然聪明。莫冶子大师虽然已经卸任了神兵阁阁主的位置,退出江湖,但他毕竟当了一辈子的炼器师,即使归隐江湖也会时不时的打造一些兵刃当作练手。
 
    对于莫冶子这种炼器大宗师来说,他随手打造的东西都是练手制作,但对于其他江湖人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珍品,而莫冶子大师的那些练手之作也会时不时的在莫家兵器店内销售。
 
    莫家的人并不会说哪个兵器乃是莫冶子大师亲手所锻造的,能买到就是你的运气和缘分,等到你买下来之后,莫家的人才会告诉你,所以来莫家兵器店碰运气的人可是不少。
 
    而且莫家之人作为莫冶子大师的后代,也是擅长铸兵炼器,莫家出品的各种兵器也都可以说是江湖上的珍品了。”
 
    楚休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是没有心动。
 
    他的红袖刀属于五转宝兵,即使在五转宝兵当中都属于是中上流的那种,除非有六转宝兵在,而且还要合适楚休的属性,要不然对楚休的意义不大。
 
    而莫冶子就算是炼器大宗师,六转级别的宝兵也不是他说炼制就能够炼制出来的,光是材料那可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兵器到了宝兵这种级别,每一转可都是一个档次,四转易得,五转难求,六转便已经是珍品了。
 
    “其他那两个地方呢?”楚休问道。
 
    李不三嘿嘿笑了两声,用略显猥琐的语气道:“其他那两个地方,一个是青楼,一个是酒楼。
 
    青楼乃是在整个东齐都有名的凤鸣潇湘馆,其中可是云集了天下各色美女,有北燕美人的高挑大气,也有东齐美人的绝色温婉,还有西楚美人的妩媚妖娆。
 
    这些还都是寻常,凤鸣潇湘馆当中可是还有不少的异族美人,比如东海一些岛屿上的异族美人虽然皮肤黑了点,但却身姿动人,宛若无骨,要什么姿势有什么姿势。
 
    还有那些西域的美人可都是金发碧目,身材妖娆婀娜,据说有的还是一些西域小国的贵族和公主呢。”
 
    李不三说着都快要流口水了。
 
    像是他这种底层的江湖人,哪怕是手里拿着紫金都进不来凤鸣潇湘馆的大门,这种地方都是为了那些真正的江湖俊杰和大人物准备的,可不是只拿钱就可以进的。
 
    但他不够资格,楚休可是够资格啊,楚休若是想去凤鸣潇湘馆的话,他完全可以用楚休跟班的身份进去,说不定还真能一亲芳泽呢。
 
    只不过楚休对于他的描述却是没什么兴趣,应该说在这个时间还去青楼那种地方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家族中的纨绔子弟,成不了什么大气。
 
    神兵大会召开在即,你不养精蓄锐去调节一下自己的状态,反而在青楼当中大肆挥霍自己的精力,沉迷在温柔乡当中,真正上了擂台是准备找死吗?
 
    色是刮骨钢刀,喜欢美色跟沉迷美色是两个概念,大事在前都没有分寸的,注定也是成不了大气。
 
    甚至江湖上有些极端的武者,在武功大成之前都要保持元阳,不近女色,甚至拒绝一切口腹之欲或者是奢华享受等东西,日子过的犹如苦行僧一般,虽然看上去无法理解,但他们却往往能够保持最为坚定的武道之心,意志力绝对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当然这种日子楚休是过不来的,他又不是真的和尚。
 
    对于凤鸣潇湘馆楚休没有再问,他直接道:“最后一个地方呢?”
 
    看到楚休对凤鸣潇湘馆没兴趣,李不三不禁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他接着道:“最后一个地方乃是由我齐国安乐王姜文元所建造的九层聚龙阁,前四层只要有钱便能进,后五层想要进去可没那么简单,要么有身份,要么有名气,要么有实力。
 
    身份越高,名气越响,实力越强的能进入的楼层便越高,所能够享受的东西也就越多。
 
    前四层所准备的东西都是给普通人或者是寻常武者准备的,而后五层的当中,每道菜所用的材料可都是珍惜至极的灵药甚至是天下奇珍,就连酒水都是用一些珍奇异果所酿造的果酒,喝一口便抵得上数日的修炼。”
 
    说到这里,李不三更是口水直流了。
 
    他虽然只是最底层的武者,但也算是武者,对于这种能够增强修为的东西,他的渴望自然是不逊于美女的。
 
    楚休闻言倒是有了几分兴趣,这聚龙阁也是够奢侈的,竟然拿各种灵药奇珍去做菜酿酒。
 
    这些灵药奇珍虽然弄成了菜,酿成了酒也是一样有药效的,不过肯定是要比那些经过了炼丹师精心配比炼制出来的丹药要少一些,这种行为除了能饱口腹之欲外,根本就是浪费。
 
    但即使如此聚龙阁仍旧敢这么玩,可想而知他们的家底有多丰厚,有皇室的背景还真就是不一样。
 
    不过这时楚休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猛的问道:“安乐王姜文元?你们齐国皇室不是姓吕吗?怎么冒出来一个异姓王?武勋封王?”
 
    眼下三国当中,依靠武勋封王的存在几乎是屈指可数,每个可都是手握万军,权倾一方的强者,但这姜文元的名字楚休却是绝对没有听说过。
 
    这时李不三尴尬的笑了笑道:“不是武勋封王,安乐王其实是前代皇族,王位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世袭罔替。”
 
    说着,李不三便将事情给楚休说了一遍。
 
    其实原因倒是很简单,数百年前齐国皇室不姓吕,而是姓姜,只不过最后一代姜姓皇族有些太过昏庸,差点把东齐带入死地,被东齐数名大将军联手废去,换上了吕姓皇族掌控齐国。
 
    吕姓皇族为了彰显自己的仁德,对姜姓皇族也没有大开杀戒,反而封了他们一个异姓王,让其富贵了几百年,就是不能掌权。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聚龙阁
 
    关于东齐之地几百年前的一些历史,楚休在原版剧情中还当真没听说过,现在听来倒是挺新奇的,数位大将军联手竟然还能废掉皇族一脉,可想而知当初的姜姓皇族弱到了什么地步。
 
    在这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当中可不会有人去讲什么君臣父子,忠孝仁义之类的东西,武力,永远都是摆在这些之上的东西。
 
    当皇帝有能力,整个皇族有实力时,下面的人都会对其俯首称臣。
 
    相反若是连皇族都彻底衰弱,那他们又凭什么要任凭一个废物差遣?
 
    而且后期听李不三说这姜文元的事情,楚休都感觉这姓姜的是在作死。
 
    他们姜姓一脉为何能活到现在?因为东齐皇族要脸。
 
    虽然当初罢黜姜姓一脉是因为他们这一代的皇族的确是不成器,皇帝也太过昏庸,继续愚忠的话那东齐很可能会迎来灭国之祸,但谋朝篡位就是谋朝篡位,好说不好听。
 
    现在的东齐皇族可以说是即当婊子又立牌坊了,而没有对姜姓一脉赶尽杀绝,这便是他们的牌坊。
 
    如果这姜姓一脉的人安安心心的当一个富家翁也就罢了,东齐皇族是不会让这个牌坊倒塌的。
 
    听他们给姜姓一脉的封号就知道了,安乐,安安乐乐的一辈子,只要你别搞事情,这王位就一直都是世袭罔替。
 
    但奈何这姜姓一脉的却都是倔强的很,仗着东齐皇族要脸面,不敢动自己,没少去跟东齐皇族较劲。
 
    其他的事情李不三也不清楚,不过现在这姜文元所做的事情事情在楚休看来纯粹就是在作死,在挑战东齐皇室一脉的神经了。
 
    比如他开的这聚龙阁,放在其他人身上没问题,但放在姜文元身上却是有大大的问题。
 
    怎么,你姜姓一脉还想要重新聚集龙气拿回属于自己的皇位不成?
 
    还有那聚龙阁为什么有九层?而且后五层才有进入的要求,而不是后六层或者是后四层?
 
    结合姜姓一脉的身份,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九五至尊这个词的。
 
    姜文元还当真是把东齐皇族当傻子了,或者是他有些太有恃无恐了,所以才会近乎于明目张胆的弄这些东西。
 
    还有姜文元本身虽然武道天赋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很差劲,四十多岁的人了,有着无数丹药堆积才到先天境界,战斗力更是没法看,但他却非常喜好结交江湖人,特别是那些大宗门和大世家出身之人。
 
    甚至可以这么说,只要你能够踏上聚龙阁的后五层,那姜文元便会亲自出来迎接。
 
    谁都知道现在的东齐皇族昔日是如何夺得东齐江山的,靠的就是武力逼宫。
 
    结果现在你却是结交这么多的江湖人,这是干嘛?造反咩?
 
    这姜文元能活到现在还没死,楚休都不知道应该说是他运气好,还是东齐皇族的忍耐力高。
 
    在楚休前世倒是有一个人跟姜文元很像,对方所干的事情也跟姜文元很像,不过他的下场可是凄惨的很,那个人,叫柴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